口吐 bug

甲:我们借这个机会给大家拜个早年。

乙:你等等吧你(拉扯状

甲:怎么了?

乙:没听说过。现在这五月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拜早年了?

甲:这还用我说?

乙:嚯?

甲:这专栏说好月更的,你看看上回发是啥时候了?

乙:别。我们同台说个相声怎么还扯到专栏呢?别跳戏行不?

甲:这不叫跳戏,你告诉我,这专栏主要讲啥的?

乙:元编程?

甲:可不是,我们讲的不就是元相声嘛,相声演员当然得觉醒自己在讲相声的意识。

乙:还元相声呢。

甲:可不是嘛,我们元相声演员讲究五门功课。

乙:说学逗唱。诶不对,相声啥时候五门功课了?

甲:还有一门魔法,这是我们元相声演员也要掌握的。

乙:「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写好代码就老了」

甲:怎么还突然唱起来了?

乙:这不是你说的魔法吗?

甲:不是这个魔法。

乙:啊,那还是哪个魔法?

甲:这你也好意思开元编程专栏,连魔法都不会?

乙:哦是元编程的魔法。

甲:可不是嘛,写起元编程来都是魔法。

乙:不对啊,那元相声和这个魔法有什么关系?

甲:说到这个元相声啊,来源于程序员工作时的一个传统。

乙:穿女装?

甲:穿女装是怎么回事啊。虽然这个也是传统,但元相声是来源于「代码评审」

乙:啊,code review。

甲:可不是嘛,code review 的时候程序员互相讨论,慢慢就形成了一门曲艺,那就是元相声。

乙:哇,这可是个新谱系啊。

甲:没错,和什么传统三大家可不一样,独成一派,师承谭浩强,我们元相声

乙:喂喂喂,师承谭浩强?

甲:怎么了?

乙:谭浩强来说过相声?

甲:不是,谭浩强虽然没说过相声,但其漏洞百出的教材为程序员贡献了无数的笑料,成为了元相声的鼻祖。

乙:Wat?

甲:虽然元相声还是个新门派,但为了能传承下去,我们还是动了不少脑经。

乙:哦?怎么还传承了?刚成立就遇到传承难题了?

甲:唉,大环境如此啊,老板最近都让我别说什么元相声了,去当偶像,几个程序员成立个女团。

乙:哇,我看还是这个靠谱点。

甲:但我不乐意啊,为了有更多人听到和了解元相声,我最近在写一本专著。

乙:我猜猜,Ruby 元相声?

甲:不是。

乙:Learn You a Meta-Crosstalk for Greak Good?

甲:不,我这咋还写英文书了呢?

乙:那是啥?

甲:「笠翁对韵」。这个「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山花对海树,赤日对苍穹。」

乙:你给我等等。「笠翁对韵」是明末李渔写的对对子的书,关你们元相声什么事啊?

甲:当然关我们事,别看这字写得一样,读得一样,意思可大不一样。

乙:写得一样,读得一样,意思还能不一样?

甲:可不是嘛。而且我们这对子学了是很有实际意义的,是我们元相声演员做魔法对决的时候用的。

乙:这还魔法对决呢,咋不去霍格沃兹呢?那你给我解释一下,「天对地,雨对风」有个什么不一样?

甲:啊,这个「天」,可不是一般的天。

乙:这不是天还能是啥,难不成是「天空下载站」啊,那下面也该接「华军软件园」啊。

甲:这什么跟什么啊。这个天,是「天网」的天。

乙:我勒个去,这天可够科幻的啊。

甲:可不是嘛,这个地,就是「地三鲜」的地。

乙:扑通(没站稳)你这对的是个什么对啊。字数不对,意思也对不上啊。你这是哪家东北菜馆的防不胜防啊。

甲:不是,凑得上,这说的是程序员们做着「天网」那么复杂的工作,工资只够吃「地三鲜」的。

乙:啊,这还是个揭露资本主义阴暗面的对子。

甲:诶,资本主义国家的公司没一个好东西。你看我们垠神,写得一手好代码,被微软气得签了不平等条约。

乙:怎么还突然垠神了呢。

甲:那秘密离职协议签得也是够微软的。

乙:诶?停停停。你这不是「笠翁对韵」,怎么弄到微软身上去了。

甲:这就是我们元相声的特色。

乙:你这特色我可不承认。

甲:也难怪,你们这些麻瓜也听不懂我们这种魔法。

乙:嚯,还真当自己霍格沃兹毕业呢。我看你少挂着元相声的名义招摇撞骗了,还不如穿女装来得靠谱呢。

甲:别不承认,我的能力是受到认证的。

乙:谁给你颁的清真认证啊?

甲:什么清真认证啊,我的魔法能力是受到认证的。

乙:谁给你认证的?

甲:Jeff Dean

乙:谷歌那个大牛?

甲:没错。

乙:我看这要是真的,那是佩奇听了会骂娘,布林听了想打人还差不多。

甲:你这怎么说话的啊?

乙:什么怎么说话,就你这样,Jeff Dean 给你认证?还是认证什么魔法能力?

甲:你懂什么?Jeff Dean 那么牛你知道为什么吗?

乙:人家天资聪明勤学努力,代码思路清晰做事认真,还能怎样?

甲:屁,Jeff Dean 代码写得那么牛都是我的功劳?

乙:哈,这还能是你的功劳?

甲:我给 Dean 先生施法术了,所以人家代码没问题。

乙:唷?还法术呢?难不成啥法术还可以去除 bug?

甲:有,「口吐莲花」

乙:口吐莲花?

甲:没错,倒过一杯水来,我一念咒一吐,喷出个水球。这水球到半空中悬空一开,变朵莲花,莲花当间站个臭虫。

乙:臭虫?

甲:对,就这臭虫把你电脑程序里的 bug 全给吸出来了。冲台下三鞠躬,表示祝君晚安。鞠完躬,落在平地上,还是那点儿水。

乙:哇,这可了不得,那你咋就给 Jeff Dean 施法了呢?

甲:这不是你们不赏识我吗?人家 Jeff 赏识我。

乙:那。。。那您也请变个给我看看,我也想从此不出 bug 啊。

甲:喜欢看,您得帮我个忙。

乙:帮个啥忙?

甲:魔法少不了打锣的,您得给我借个锣。

乙:这戏法少不了打锣的,你魔法怎么也要打锣啊?

甲:没锣可变不了。

乙:你们这魔法师讲究的,借锣可没地方。

甲:找个代替的。

乙:拿什么代替啊?

甲:脑袋当锣,拿扇子一打您这脑袋就算打锣了。我念几句咒,就是锣套子溜口辙,这可不为念咒,就为用我这念回头我好变。

乙:您念吧。

甲:听我念咒,一二三,二三三。变不了。

乙:怎么变不了?

甲:这锣不响。

乙:是呀!这脑袋是肉的,怎么能响呀?

甲:可以用你那嘴发音,我这儿打两下子,您那儿就:“tuang! tuang! ”

乙:可以。

甲:一二三,二二三。

乙:tuang! tuang!

甲:不行太慢,快着点。

乙:行了,tuang! tuang!

甲:我还没打怎么就响了?

甲:锤到锣鸣!

乙:你早说不就是了。知道了知道了。

甲:一二三,二二三。

乙:tuang! tuang!

甲:跟随师父上茅山。(tuang! tuang!) 茅山有个图老道。

乙:诶,打住。图老道是谁啊?

甲:我师父,计算机科学开山鼻祖之一,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

乙:你也知道阿兰图灵是英国人啊。

甲:怎么?

乙:英国人还老道?当时英国可是以基督教圣公会作为国教的啊。

甲:这不是嘛,图灵所以就被迫害死了么。

乙:啊?这怎么和我听到的版本不太一样啊。

甲:可以了,你还有没有点文化自信啊。

乙:行行行行行。

甲:一请天地动,二请鬼神惊。三请图老道,四请孙伯灵。五请拜伦女,六请方某某。

乙:停停停,你请谁啊这是?拜伦女是谁啊?

甲:拜伦女就是英国诗人拜伦的女儿爱达啊,世界上第一名计算机程序员。

乙:她也是神仙?

甲:这要防止 bug 你就要请一些应景的神仙啊。

乙:那方某某是谁啊,怎么还某某了?

甲:这是加固保险,我给你把 bug 吸出来,再让他给你弄个墙防护一下,他可是专家,只是这大师隐居,名字不让说。

乙:哦,是那个专家啊。

甲:诶。五请拜伦女,六请方某某。七请谭浩强,八请陈梓瀚。

乙:喂!

甲:怎么了?

乙:这谭浩强写的满书 bug 你也请来?

甲:啊这你不懂,谭浩强写那么多 bug,写得书也卖得出去这说明什么?

乙:这说明中国高校计算机教育水平差?

甲: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乙:不,这还能说明什么啊?

甲:这说明人家谭浩强身上有仙气!

乙:哈,是这么个道理。那那请人家陈梓瀚轮子哥来干嘛?

甲:这不是你写代码没 bug 了,空余时间就多了,没事你可以逛逛知乎,让轮子哥带你嘛?

乙:犯不着。

甲:啊,不用啊。

乙:我关注的女装话题有趣多了。

甲:噫!

乙:行行行,你接着变吧。

甲:七请谭浩强,八请陈梓瀚。早请早到,晚请晚到,如若不到,铜锣相叫。接神接仙,八抬大轿。净水泼街,黄土垫道。拾头一看,神仙来到哇,哇……

乙:先生,您倒是喷啊!

甲:噗!(滋一脸)

乙: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