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把『は』都听成『わ』了?」

萌娘百科的「君日本语本当上手」里有这么一段描述:

现在该语句常见于目标对象的日语水平不足而引发的低级错误产生笑料时讽刺目标语言能力不足的情况。

  • 个人日语知识缺乏的情况下发表高谈阔论
    • 为什么我把は都听成わ了?

「は」做助词时念作「わ」似乎是每个日语学习者遇到的第一个「特例」。似乎每个老师都这么教,读错了别人会笑你,但如果反问其原因,多半只能得到一个形如「约定俗成」这样循环论证的话。

另外假名的「ハ段」本身听起来就怪怪的,ハヒヘホ发的都是清喉擦音 /h/ 的音,唯独フ却是接近 /ɸ/ 的清双唇擦音。

然而这个「は」字的来头其实并不小,小小一个字实际上是日语从「上古日语」「中古日语」再到「中世日语」的语音大变革的见证者。

万叶假名与反切

有一句话叫「研究语法多看古代日语,学习词汇多看现代日语」,这一句话在这里非常适用,要想了解「は」特殊语法含义时的特殊语音现象,我们却是需要多看一些古代日语。我们翻一下《万葉集 巻第十》二一四五(759 年)

genryaku-manyoushuu
Shot By ReijiYamashina. CC 3.0 BY-SA

[原文]秋芽子之 戀裳不盡者 左<壮>鹿之 聲伊續伊継 戀許増益焉

[訓読]秋萩の恋も尽きねばさを鹿の声い継ぎい継ぎ恋こそまされ

[仮名]あきはぎの こひもつきねば さをしかの こゑいつぎいつぎ こひこそまされ

这里的「恋」并没有读成我们熟悉的「こい」而是读成了「こひ」。如果我们查「ひ」的万叶假名(万葉仮名),我们会得到

甲类 乙类
比必卑賓日氷飯負嬪臂避匱 非悲斐火肥飛樋干乾彼被秘

我们知道万叶假名是利用汉字的音读和训读来标记日文读音的,那么大致来说,引入时这些汉字的读音应该是和需要读的日文发音是接近的。虽然万叶假名的时间比隋唐更早,但更早我们很难找到相关中文语音资料,我们在这里查这些字在《廣韻》《正韻》等书中的反切读法。

类别 汉字 《廣韻》反切 拟音(王力)
甲类 卑履 pi
卑吉 pĭĕt
乙类 甫微 pĭwəi
府眉 pi

我们发现无论是哪一类,声母在几种常见的拟音中几乎都是发 /p/。上古日语的拟音,是通过同时期古汉语和古琉球语的语音作比较的,所以目前一般也认为上古日语中,「ハ行」发的是 /p/ 这个辅音。

从塞音到擦音

然而「ハ行」的发音在公元 9 世纪后的中古日语中发生了巨变。一般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发音的部位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双唇音。但是发音的方式发生了变化,从塞音(爆破音)变成了擦音 /ɸ/。这个音比起 /p/,听起来明显更像唇齿擦音的清音 /f/。也就是说,这个时代的「フ」已经几乎发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我们之前举的例子「恋」,在这个时期的发音,就已经从 /kopi/ 发成了 /koɸi/。然而这并没有结束。至少在十一世纪时期以前,在词首以外的位置的「ハ行」发音进一步变成了「ワ行」(ハ行転呼)。也就是从擦音变成了双唇近音 /β̞/, /koɸi/ 也就进一步变成了「こゐ」 /koβ̞i/。

在现代日语中,「ワ行」从双唇近音进一步变成了圆唇化软颚近音 /w/ [ɰʷ],但这一点变化没有那么大。更大的是,现代日语中,将「ゐ」「ゑ」这两个假名简化掉了,于是「恋(こひ、こゐ)」简化成了今天的样子「こい」。

は、へ 与现代假名遣(現代仮名遣い)

gendaikanazukai

从刚刚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知道,所有原先的「ハ行」都在历史的发展中转化成了「ワ行」或者「ア行」。现在所有「ハ行」的词几乎(合成语除外),均为自镰仓时代以来形成的词。并且读音也变得更接近于 /h/ 的读音。以前发「ハ行」的词都已经不复存在。

为了规范读音,日本政府于 1946 年和 1986 年提出和修订了称之为「現代仮名遣い」的内阁告示。其中的一个原则就是「按照现代的音韵来书写假名」。于是像是「川」「恋」也分别从「かは」「こひ」正式变成了我们熟悉的「かわ」「こい」的形式。

但是,有一些例外!

助词「は」「へ」「を」虽然读音已经发生了改变,但写法保持不变。

总结

这也就是今天我们学习日语「ハ行」的「フ」发成了 /ɸ/,因为它保留了「ハ行」之前的读音。而「は」「へ」读成「わ」「え」则是ハ行转呼(ハ行転呼)的影响。

「为什么我把『は』都听成『わ』了?」

这看起来非常愚蠢的问题,不但揭示了语言的例外产生的各种巧合,也展示了日语语音在几百年来的发展历程。这问题深奥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