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完成了「确定申告」后,讲讲日本的官僚

我真的某种意义上很佩服日本的 paperwork。我原来以为像中国那么官僚的体制下,每次跑政府办点什么事都累得要命。结果我「确定申告」跑下来,真的见识到了更高水平的官僚,把我深深震撼到了。首先「确定申告」是日本的一个税务制度,用来修正一年的个人所得税情况。每个日本居民都需要在来年 3 月前完成,今年因为 COVID-19 的原因延后到了 4 月。

之前宣传说日本的确定申告已经可以在电脑上完成,非常方便。但是非常可惜,这是做不到的。因为「确定申告」需要验证个人番号卡。如果你没有去办这张卡,那么你只要拿着你的待办理的编号和密码就能申办。而像我为了方便开住民票把这张卡办下来的,对不起,除非你的电脑有 NFC 的读卡器,否则你根本没有办法在电脑上办理。

好吧,虽然电脑办不了,手机可以啊,手机天生有 NFC 读卡机啊。在我安装两个国税的 App 和把浏览器换成 Chrome 后,终于可以开始用手机报税了。不过你要小心了,卡读取和验证过程都不能移动卡片,也就是你在不移动你卡片的状态下还要输入密码,一旦中间断开就提示读取失败。好不容易在手机上把申报表格都填好了,然后你要提交的时候,还要用个人番号卡数字签名。然后签名密码和读取密码是不一样的,位数更长,还有英文大小写,你同样要在不移动卡片的情况下输入完这个密码。我前三次没看清要输入的是这个密码,后面发现了,但后面不小心输错了大小写。然后就完美地把我的卡锁掉了,我需要去市役所重新解锁卡片才能继续用个人番号卡申报了。至于在市役所怎么重设密码呢?把新密码写在纸上,让工作人员来帮你重设。真的是「完美」的安全实践。

既然把我卡片锁了,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替代个人番号卡来完成对身份的校验的呢?答案是印章。虽然我不排斥印章可以作为一个 2FA 的选项。但是在日本印章是有着和签名一样的法律效力的。如果放在 100 年前,这个制度可能可以接受。但是现在印章是可以由全自动 CNC 加工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安全性可言。你拿着印章图片去找一个 CNC 的厂就可以轻松制作出能通过日本印章验证的伪造印章。而我的印章甚至根本没有在市役所登记过,但是这个印章就是可以用来申报税务。

然后我一开始是按学生打工的税务减免申报的,但是我收入太高,提示我不适用于这个减免了。但是最后寄送材料里还是提示我要寄送证明我是学生的材料,完全搞不懂这是系统的错误,还是我确实要寄送。然后在我把表格准备好印下来,敲上印章,再邮寄到税务局,终于完成了。

这么想来,日本花了那么大精力推行的个人番号卡有任何用吗?当然有,你邮寄的时候还要记得把个人番号卡复印了一起寄过去,来证明你是你自己。说实话,日本的个人番号卡技术上确实还挺好的,又有 NFC 介面,又可以进行 RSA 签名,应该可以把大多数的 paperwork 给数位化了。就是不知道实际的应用推广怎么做得这么糟糕。

哦对了,在日本负责数字化的 IT 大臣竹本直一同时还是反对数字化的「日本の印章制度・文化を守る議員連盟」(はんこ議連)的会长。这感觉就像你觉得韩国瑜歧视女性把韩国瑜移送性平会,但是高雄性平会主委就是韩国瑜一样。这不就难怪还是把纸印下来,敲上印章来得方便简单了嘛。